让卖家找上门
免费发布产品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情 » 其他行业 » 正文

重庆大轰炸对日索赔二审 日本律师当庭抗议法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25  浏览次数:0

重庆大轰炸对日索赔二审 日本律师当庭抗议法官

本条信息网址来源于微创网:http://www.wcwone.com/quote/50/245537.html

  原标题:重庆大轰炸对日索赔二审 日本律师突然拍案而起

控诉方首次抗议三菱重工,要求尽其社会责任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ink="">控诉方首次抗议三菱重工,要求尽其社会责任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已延续十余年的“成都、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诉讼案,本月18日下午在日本东京高等法院二审开庭。经历了去年一审败诉后,坚持上诉的原告团终于站在东京最高法院的法庭上,继续控诉日军在侵华战争时期实施无差别空袭的残暴罪行。

  昨日,亲赴日本参与此次诉讼的3名成都受害者或受害者亲属,以及1名成都律师,在成都召开诉讼汇报会,介绍了此次赴日参加二审开庭的经过。

  转变维权思维/

  首次抗议三菱重工要求索赔

  此次站上原告席的有3名成都人、7名重庆人,成都籍原告分别是贾德蓉、韩蔚和杨小清,其中78岁的贾德蓉是当年成都大轰炸的亲历者,韩、杨二人则是受害者的后人。成都律师徐斌随同赴日,一同见证了整个庭审。

  徐斌介绍,由于庭审安排在下午,当天上午,参加开庭和相关维权宣传的人士兵分两路:一路前往位于霞关的裁判所门前进行庭前宣传,另一路前往位于品川的三菱重工业株式会社递交《要求书》,首次抗议三菱重工,要求尽其社会责任,对其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助纣为虐,为侵华日军提供性能极佳的零式战斗机造成重庆大轰炸的战争惨剧进行反思并,给无辜受害人道歉赔偿。

  作为对日民间索赔案的原告方日本律师,一濑敬一郎认为这场索赔可以转换思维和视角,“以‘企业战争责任’问题的追问和维权追索作为新的节点,掀起未来索赔的新高潮。”

  庭审激烈一幕/ 日本律师拍案抗议法官“交头接耳”

  当地时间下午2时30分许,二审首次开庭在裁判所101号法庭举行。已有当地记者闻讯赶来采访,裁判所特别在司法记者室安排了3分钟的采访时间。前来参与旁听的人数也超过百人,还启动了“抽签程序”,对进场人数进行控制。

  进入法庭现场后,控诉方有10位受害人以及6位律师到庭,被控诉方仅有2名律师和1名助理到庭。庭审中,主要由受害人代表粟远奎进行陈述,表达了对一审判决不公,要求二审公正判决。

  据粟远奎介绍,一审的宣判材料共111页,其中有85页承认了二战时期日本侵略中国的事实,材料已经比较完整。二审主要是双方辩护,同时提供的补充材料中,更多的是关于大轰炸受害者的相关遗物、照片、病历等。

  在一审时就已提供的证据中,成都律师徐斌印象最深的是一批解密的日本军部作战报告,包括了当时一手制造大轰炸的机队编号、机型、起飞地点、携带的炸药、作战地点等,“这也是所有证据中最为关键的部分。”

  庭审中也出现了激烈的一幕。就在粟远奎进行陈述时,后排有人悄悄向法官席传递了一张小纸片,3名法官竟公然在庭上交头接耳起来。这一幕不仅让中方人员感到愕然,也“刺激”了一濑律师。

  “当时就听到‘嘭’地一声,平常斯斯文文的一濑律师,突然拍案而起。”杨小清回忆说,只见一濑起身离开座位,大步走向法官席,嘴里一直朝法官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从来没见他这么生气过。”后来大家才了解到,一濑律师是在抗议法官不尊重当事人,破坏庭审纪律,“法官既然开庭审理,应该保证不受外界干扰。”而法官很快收起纸条,重新正襟危坐。

  关键一战扭转形势/ 律师争来“最后一次机会”

  控诉方代理律师分别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被控诉方律师仅表示对重庆大轰炸事实及受害人受害事实没有异议,希望法庭及时判决。在庭审中,原告陈淑芳老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悲愤,痛哭不止,全场动容。

  据林刚介绍,本来东京高等裁判所书记官告知一濑法律事务所,当日控诉审第一次开庭属于“结诉庭审”,且被控诉方律师认为案件事实清楚,无需再作任何实地调查,“应尽快结案裁判”。但当天上午受害者和维权人士所做的种种努力,也让裁判长改变主意,答应给控诉方一次机会,“特别问到,二审已给过相当长时间准备,还有那些事实不清需要调查。”

  一濑律师未经与其他律师商量,当庭回答说,他们因为刚发现凤凰视频公布了一段重庆大轰炸的现场录像视频,为此需要收集直接反映重庆大轰炸受害实景的录像资料。

  同时,因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对战争给人精神影响的评估结论,已在日本诸如冲绳平民战争索赔案中应用。为此,律师团还需时间聘请专家按照PTSD评估要求。

  此举完全扭转形势。林刚回忆,裁判长经和其他两个裁判员休庭合议,决定给控诉方最后一次机会,收集直接反映重庆大轰炸受害实景的录像资料,同时提交能够证实轰炸给受害人造成的精神和心理伤害以及其他需要论证的,诸如本案如何适用国际法等问题的专家调查报告,截止时间定在2017年2月28日下午东京时间5时许。而第二次开庭定在2017年3月17日。

  “这给我们更详细准确地阐明我们的主张,提供了机会。”林刚说,一濑律师表示,将专心致力于该案的上述准备工作。

  6名日方律师义务帮忙/ 经常加班到很晚睡办公室

  日本律师一濑的专业和敏锐,令中方刮目相看。“感谢日本律师团队,虽然不懂语言,但能感觉到做出的工作,非常值得信赖和尊重。”徐斌特别提到,一濑组织的6名律师,每人出场时,辩护和陈述都非常流畅,看得出来事前经过了反复沟通和演练,“哪位律师发表哪部分,哪一位举证,哪一位掌管材料,分工特别细致明确,从专业上看是一气呵成。”

  “从他们的工作方式来看,他们应该是每小时收费很高的那种。”徐斌介绍,但这些律师都是义务帮忙,每个人出于对历史的尊重,在背后做了大量工作。据了解,为了准备此次诉讼,一濑的助手曾有一两个星期没有回过家。“他们所作的努力,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慰安妇、细菌战、华工,我们都提起诉讼,但得到的结果基本是全盘皆输,现在还剩下大轰炸。日本政府并没有真心地反省战争,还欠战争受害者们一个公正的判决和真诚的道歉。”因为躲避空袭及时而生存下来的贾德蓉表示,“我们这些受害者,已经带着伤痛70多年了,只要生命不息,索赔不止,目的就是要讨回一个公道。”成都商报记者 辜波 摄影记者 刘海韵

  来源: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吴颜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行情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相关行情
点击排行